飞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从契约宠物开始 > 第42章 我愿称之为最苟
    苏白两人睡觉的时候是凌晨三点,此时整个南宫山都已经安静下来了,除了偶尔传出的怪物叫声,再无其他。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凌晨五点半,初升之朝阳刚刚从东方冒出之时,早晨桔红色的太阳如同一摊红色墨迹将四周云彩染红。

    苏白在吊床上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红日,他在想那首诗,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

    也在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以及该如何度过接下来的几个小时。

    “嗷呜~”

    紫玉轻轻叫了一声,扭过头和苏白四目相对。

    苏白笑了笑,没有出声,他不想打破清晨的宁静。

    和他一样看着这红日的还有相隔不远的陈若雪,以及四个睡不着觉的拥有战将级宠物的队伍。

    不管是水火双子、赵立还是王涛都睡不安宁,因为他们手中的号码牌太少了,少的怪异。

    水火双子这边,火系宠物熔岩火蜥的主人万水吃着饼干问道:“我们获得多少号码牌了?”

    “三百零五个。”千山说道,他摸了摸自己的潜水鳄道,“昨天晚上有人在我们前面淘汰了很多选手,也不知道是赵立还是王涛,现在我们完全处于劣势,这次的比赛给人的感觉太扑朔迷离了。”

    “看来是有人手中汇聚了大量的号码牌,不过没关系,最后都要到山顶的,我们把人赶到山顶慢慢淘汰就可以了。只是赵立、王涛这两个对手都很强,不太好对付。”万山拍了拍手中的饼干屑说道。

    同样疑惑的还有赵立和王涛,他们手中也只有两百多号码牌,他们更多的猜测对象是另外两个拥有战将级宠物的对手,或者一些存活至今的奴仆级高位队伍,没有人想过奴仆级中位的队伍手中会有大量号码牌。

    天亮了,从南宫山半山腰开始,三个不同的方位,三个战将级队伍开始向山顶扫荡,似乎和约好的一般。

    越往山顶大家距离越近,只要稍微有一点动静,稍微有一点灵力波动就已经意味着出局了。

    只是淘汰的队伍越多,这三个队伍六个人心中就越是怪异,对彼此的怀疑就越大。

    因为淘汰的这些队伍手中的号码牌数量都很正常,没有谁的手上号码牌特别多。

    如此,三个队伍都将罪魁祸首放在了彼此身上。

    而在南宫山山顶的西北角落里,一边是万丈悬崖的荆棘从中,两个罪魁祸首还在晒太阳补觉,看风景。

    在他们四周本来就是一个巨大的荆棘与藤蔓构成的森林,苏白在钻进去后又让紫玉催生了大量的荆棘,此时这荆棘架靠人力已经不可能钻进来了,并且四周还有紫玉使用草木感应标记的植物,只要有人过来紫玉就会发现。

    此时不管是主席台还是各大直播间都可以看到每个参赛队伍的情况,以及拥有的号码牌数。

    “我giao,苏白这个队伍也太狗了吧,这尼玛就这么躲着,倒是出去打啊。”

    “我愿称之为最苟,这老硬币也太六了吧。”

    “感觉好假,这是假赛吗?奴仆级中位的队伍拥有一千多号码牌,真尼玛假。”

    “说假的都是水军吧,全程都有直播,假尼玛,自己看录播去,不要乱带节奏你ok?”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就没有队伍过来这里探索一波的吗?”

    “卧槽这荆棘丛谁钻的进去?”

    然而事实并不如众人所愿,经过这里的人本就少,再一看这荆棘丛直接放弃。

    时间来到九点多,三个战将级队伍以不可阻挡的横扫之资将其他队伍淘汰,留在场上的队伍不足二十之数。

    三个队伍间的猜疑也达到了最大的程度,在又淘汰了其他几个队伍后,水火双子和赵立这一队率先遭遇了。

    “交出你身上的号码牌。”千山和万水两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呵呵,那就来打一架吧,手底下见真招。”赵立冷笑。

    “潜水鳄,水箭连发!”

    千山直接开打,一米高人立形态的潜水鳄张口数发水箭朝着火焰鸦飞射而去。

    “熔岩火蜥,熔岩飞石。”

    熔岩火蜥火蜥开口就是绝招,十来颗燃烧着的火焰的飞石打向赵立搭档的宠物扭曲树怪。

    “可恶,火焰鸦火爆术。”

    赵立咬牙,他不怕对方针对他,就怕对方针对他搭档,虽然火焰鸦比这只潜水鳄强,但是因为属性克制它根本没办法短时间结束战斗。

    水箭被几个火球爆裂毁灭,更多的火球不要钱的砸过来。

    “哼,潜水鳄使用潜水。”千山冷笑,赵立并不足为惧,等扭曲树怪被淘汰,就是他被淘汰的时候。

    潜水鳄发动潜水,直接换来了无数水流形成一个水球钻了进去,效果虽然不是最好,但是足够了。

    ……

    赵立他们这边大战的时候,苏白他们这边也来了两位客人,一个拥有奴仆级高位水系宠物水涟漪,一个拥有奴仆级中位宠物小树怪,两个都是男的。

    “兄弟别动手,别动手啊,我们和平相处,一动手灵力波动爆发,我们就都没了,就想够格名次,我想你们也是吧?”

    这两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没想到已经被人占领了。

    “好,那你们离远点,别靠过来。”

    苏白看了这两人一眼,昨天晚上他们追杀过这两个人,只是这家伙忒能跑,再加上距离水火双子较近,就放弃了,没想到在这里还可以看见。

    “好好好,”

    两人退到远处,给自己也弄了一个吊床睡了起来。

    然后异常佩服的说道:“兄弟你可以啊,昨天就过来苟在这里了吧?这么轻松快乐,还有妹子陪伴说话,不像我们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被追的到处跑,真是要人老命啊。”

    “对啊对啊,这吊床真舒服,兄弟你真会享受。对了我叫冯明,他叫张塔,你们叫什么。”冯明说道。

    这两个人都是十六,冯明更加瘦一些方脸,张塔则是圆脸胖一点。

    “我叫苏白,她叫陈若雪。”苏白说了句。

    “陈若雪啊,你们是男女朋友吗?一般男女一起参加比赛的都是情侣啊,不过据说每次参加完就会分手,也是搞笑。”冯山好奇道,在吊床上翻了个身。

    “不是,只是好朋友,想拿冠军就一起过来了。”陈若雪逗着小恶魔小白说道。

    “桀桀桀。”

    小白一口将陈若雪的手吞了下肚,做出一副十分美味的表情,陈若雪笑了笑又把手抽了出来,小白啊呜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又把她的手吞下。一双大眼睛盯着她,嘿嘿嘿。

    苏白也在一边逗紫玉玩耍,一边注意两个人的动静。

    “哈哈哈哈,小姐姐真有意思,来我请你们吃橘果,小树怪生产的橘果可好吃了。”张塔显然以为陈若雪在开玩笑,丢了几棵大大的橘果过去。

    荆棘从内岁月静好,看的直播间的观众直咬牙切齿,感觉赵立这边激烈的打斗都没意思了,纷纷要求切换镜头,看苏白他们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