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从契约宠物开始 > 第172章 被提前了的城市联赛
    正文章节8:00自动刷新。

    终于青木将所有树心灵液消耗干净,他的身体也勉强恢复到了半残的状态。他体内的雷霆之力实在太多,即便是树心灵液也只能回复一少半。

    但是雷劫并没有消失,青木的雷劫还没有完。辽家虽然还有一些命脉境,但是青木还是解决了。只要让他近身就是命变都得死。

    他之所以假装受伤,就是因为辽元的控制型领域限制了他的速度。

    不过青木并没有杀死所有辽家的人,除了几个穷凶极恶的存在,其他的都被青木用血毒控制了。而且用的乃是在邪神秘境中搜集的万年血毒。

    他并没有让这些人为自己做什么事,而是让他们在这里赎罪。

    将这些告诉那些凡人后青木就迅速离开,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被闻人、北堂、邱三个家族以及尸神宗各悬赏了一亿极品灵石。

    拉姆三逃跑托运圆通女凑凑凑了一波三人哦热一热有人来咯信任他暖人色中色颜色银色颜色银色颜色银色我就几句楼盘题库楼不然他就。

    这时天空万丈的劫云已经浓缩至百丈大小了,可是其恐怖程度却丝毫不减。

    “轰!”

    一道雷电降落而下,这雷无影无踪,但是天地之间的一股绝强锋芒之意却无法隐藏。

    嘭的一声,青木感觉自己被什么击中了,可是他却没有任何伤痕。但是他感觉自己的剑意在这一刻破碎了。

    没错,这最后一道雷劫居然是针对剑道的。但是剑意破碎的情况青木不是没有碰到过。所以下一刻他又将自己的剑意凝聚起来了,并且比之前更加凝实。

    然而上天仿佛在故意捉弄青木,在他将自己剑意凝聚之时,又连续降下了三道雷劫。

    “噗!”

    这一次,青木吐了一口鲜血。他体内的剑意碎的更加彻底。

    抬头看了天上劫云一眼,下一瞬青木身上爆发出一道恐怖,不,应该是说无双的剑意,那剑意变换不定,唯一不变的是其锋芒。

    宝剑锋从磨砺出。

    没错,青木在挑衅雷劫,他的剑意直接冲入了劫云之中。

    卡擦!卡擦!

    青木的剑意被无穷雷霆无情碾成粉末,四散开来。如同一把散落的灰尘。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已经四散的尘埃居然违背了它固有的定律,缓缓逆反而回,再次凝聚成一道剑意。

    此时如果仔细看,是可以看到一个隐约的透明剑体的。它正在无穷的雷霆海洋中淬炼。

    它将要化形。

    剑意乃是无情之物,此时此刻,它却要化形。

    不,应该说它已经完成了一部分化形。

    然而此时,雷停了,劫散了。

    青木感到一股轻松,战心雨也已经飞奔而至。

    就在青木准备恢复伤势之时,一股恐怖气息突然从青木体内传来。

    “不好,逆时老人!”

    从青木体内穿出来的那股气息,苍凉、古老、逆反一切。正是逆时老人的气息。

    这股气息出现的瞬间就和青木周身灵力结合到了一起。

    下一瞬,有一股气息掺杂这本源气息的逆时老人气息浮现。

    “不好,主人,逆时老人想要夺舍你!”莲花刚说完,却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股拥有逆时老人烙印的灵魂碎片快速融入青木识海中的灵魂之水之中。

    连带着正好识海中属于青木的灵魂气息飞快消失,属于逆时老人的气息迅速占据着青木的识海。

    然而一向镇守青木识海的剑魂塔居然没有丝毫动静。显然逆时老人图谋已久。

    “啊!”

    灵魂被碾碎的痛苦让青木嘶吼了一声,面目已经全部扭曲。

    “青木,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青木?”

    战心雨发现情况不对,快速来到青木身边,然而此时青木已经失去了意识。

    “夺舍!”

    战心雨感觉到青木的气息在迅速消失,立马就知道了这是夺舍。没有犹豫,她迅速打入数道法印,想要帮助青木,但是却没有丝毫作用。

    看着青木气息越来越微弱,战心雨银牙一咬,手中不断掐诀。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法决,气息异常恐怖,一个法印缓缓再战心雨面前形成,最后就连战心雨洞天中的金丹都飞入了法印之中,连带着就连战心雨的生命气息都被抽走了一部分。

    “嘭!”

    战心雨一掌将法印打入了青木的体内,她的脸色也瞬间变的惨白无比。

    终于青木身上那股恐怖气息停住了,但是却依旧在缓慢侵蚀战心雨的法印。

    这情况,不到十天刚才夺舍的一幕会再次出现。

    “青木!”

    战心雨将青木扶了起来,然而青木的意识已经被她一起封印了。

    看着青木,战心雨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恐怖存在要夺舍青木。她刚才使用自老祖圣人哪里传承的不死封灵印,将自己的金丹都化学封印之力都无法抑制这夺舍之力。

    她如今已经没有了灵力,就连生命都没有剩下多少,估计半个月不到吧。

    然而看着四周巨大的地坑,地坑外是茫茫的紫漠。她该到哪儿去寻找救青木的人。

    沙漠?

    对,她想起来了,那个人。

    陈心兰,她也许可以拯救青木。

    ……

    从青木渡劫的地方到天魔山足足有一千里,战心雨背着青木日夜兼程。

    烈日当空。

    忍耐太阳的炙烤,沙漠中的高温,无数次的昏倒都咬着牙站了起来。

    她的脚底已经因为连日的赶路,起了无数水泡,水泡破了又起,让她的脚底已经血肉模糊。

    她的白皙柔嫩的皮肤也因为太阳的炙烤变得黝黑,甚至一些地方都出现了一坨坨白斑。

    她的头发也因为无数次汗水侵蚀,变得酸臭无比。

    然而目标似乎遥遥无期,怎么走也走不到终点。

    经历了三天的跋涉,战心雨已经早已经支透了体力。

    终于,隐隐约约的看到了一座黑色的山峰。她隐藏在酸臭头发中的眼睛露出一丝喜色,天魔山近在眼前。

    三个时辰后,战心雨背着没有了意识的青木来到天魔山底下。

    这天魔山底下站着两排六个穿着黑色战甲的守卫。

    这是一阵微风吹来,一股酸臭味没入了六人的鼻子。

    “哪儿来的臭味?”六人没有皱眉,心中想到。

    这时一个颤颤巍巍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发现了酸臭味的来源。

    “走开,天魔山不是你们乞讨的地方!”一个守卫开口,声音冰冷。眉头紧皱,显然很是厌恶。

    战心雨和青木身上都没有了丝毫灵力波动,显然守卫将两人当成了凡人。

    “麻…麻烦通报一下,我们有要事要见魔教教主!”战心雨开口道,因为长时间没有喝水,声音已经嘶哑无比,失去了往日的清脆。

    “我没听错吧?他们要见教主?”一个守卫故作疑惑的问其他人。

    “什么东西?两个凡人也想见教主?他们配吗?赶快滚!”六个守卫齐声讥讽道。

    战心雨沉默了,确实他们现在没有灵力。

    要不是为了青木,她岂会来这里?

    更不要说几个金丹武者敢讥讽她?

    可是要说后悔?不,她并不后悔,不说战家欠下青木太多,她拿生命来换也不为过。

    就说她自己,她,完全心甘情愿。不为什么,如果有,那大概叫爱吧。

    纯真的爱。

    “啪嗒!”

    战心雨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她将青木放了下来,扶着失去意识的青木。

    “他,是魔教教主陈心兰的夫君,如今出了些问题,我们需要见陈心兰!”

    战心雨说出了青木这个身份,她从来不愿意承认的身份。如今却是她亲口说了出来。

    青木原来黑红相间的玉质肉身,居然也向着紫色转化。

    这下降的第一重雷劫完全成了青木的养料,没有奈何青木丝毫。

    “轰隆隆!”

    这时第二重雷劫开始降落,那闪电不但是墨绿色的,还带有一股恐怖的寂灭之力。

    “乙木劫灭雷劫!”

    战心雨惊呼一声,现在远处都不敢动弹,这都是些传说中的恐怖雷劫。让她担忧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青木却是依旧任由这雷劫劈砍,自顾自的运转两套功法。即便恐怖的雷霆之力与寂灭之力覆灭了他的生机。

    下一瞬,自他的体内有涌出恐怖的药力,席卷一切。并且随着功法的运转将这些力量都用来淬炼了肉身,使肉身之力不断增加。

    这持续了一刻钟的乙木寂灭雷劫愣是没有把青木劈死。

    其实青木的心里已经凉了半截,光是两道雷劫就消耗了他体内积聚的九种灵物的许多力量。

    他当初根本就没有预料到雷劫如此恐怖。

    “轰隆隆!”

    万丈劫云漩涡中出现了一道道深蓝色雷霆。

    “轰!”

    第一道雷霆打在了青木身上,一股猛烈雷霆之力和一股重水之力侵蚀而至。这是葵水雷劫,也异常恐怖,能将人活活压死。还有附带一种剧毒属性。

    青木感应到那股强大的剧毒之力心中一凝,运转七彩炼血术抵御,将这剧毒都炼入血魔之体之中。

    但是经过这一重雷劫青木体内储存的药力已经少了三分之一。

    “轰隆隆!”

    火兵雷劫、重土雷劫一一降临,虽然没有对青木造成什么伤害,但是青木体内的药力已经少去了一半。

    就当青木以为接下来该轮到阴阳属性的雷劫了之时,上天却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只见那劫云漩涡中五色灵光不断汇聚,让人看不清到底是什么雷劫。

    终于,经过半柱香的凝聚,雷劫轰隆隆的将了下来。

    “小五行混元神雷!”

    青木和战心雨同时惊呼一声,这雷劫的传说太多,也太恐怖。战心雨是担心的心都跳了出来,又不敢帮忙,不说她帮忙雷劫演变成什么,就是帮忙这雷劫她命脉境都没有渡过。

    青木想都没想,起身就跑,这混元神雷给他来一下,他都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赑屃镇海拳!”

    然而青木跑到那里,雷劫跟到那里。无奈之下一拳轰了出去。

    “嘭嘭嘭…”

    青木的攻击直接被无情粉碎,而后青木整个人都被砸进地面中,一个千丈大小的巨坑出现。在那巨坑中间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全身焦黑的碳人。

    “咳咳!”

    青木咳嗽了一声,连咳嗽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青木刚准备运转七彩炼血术恢复,但是这次上天仿佛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轰!轰!轰!轰!”

    紧接着其他四道混元神雷直接降落下来。青木到底怎么样还不知道,但是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足有五千多丈直径的巨坑,深度更是无法测量。

    战心雨都不得不退后了几千丈,虽然她很是着急,但是天上的劫云并没有消失,这说明青木还没有死。

    在这巨坑的中央,那里有一个黑色的焦炭,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出是人形,皮肤、肌肉都已经消失不见,但是隐隐泛着色彩的五脏还可以看到。

    “咳咳!”

    青木咳嗽了一声,下一瞬,一股药力从传出,青木运转了七彩炼血术。只见从肌肉开始在恐怖药力的作用下迅速长出肉芽,肉芽进一步发展肌肉总算长好,最后连皮肤都恢复了。

    光着头的青木看着天上的劫云心有余悸,要不是体内还有最后一点血灵芝药力支撑,他这次真的就死了。

    这次他体内距离的药力彻底耗尽,看着天上距离的黑白雷劫,青木在想写真的是人可以渡过的吗?

    “轰隆隆!”

    这一次降临的却是两条黑白雷龙,狰狞无比。

    “贼老天!!!阴阳神雷你是一点活路都不给我留是吗?”

    青木看着这黑白雷龙,面沉如水,这黑白雷龙的恐怖丝毫不下于小五行混元神雷。

    “三元分光剑法!”

    青木拿出嗅梅一道黑白剑龙就发了出去。

    “叮叮叮!叮叮叮!”

    居然丝毫都没有作用,看着这将要落下的阴阳神雷,青木牙一咬,狠狠道:“是你逼我的!”

    “青云号,给我出来,我到要看看这贼老天是不是无敌!”

    青木居然法决翻飞之间直接将青云号放了出来。

    “五色神光!给我攻击!”

    下一瞬一道巨大的五彩光柱就将黑白雷龙的头部直接化掉。然而剩余的恐怖龙身依旧向着青云号撞了过来。

    就在这时青木又一头跳下了青云号,那雷劫也随之向青木砸来。

    “轰轰轰!”

    本来就巨大的地坑直接被再次砸的塌陷。青木的身影更是消失不见。

    然而天地雷劫却不管这么多,下一瞬,一片恐怖的血色雷霆海洋降落,直接将以青木为中心的千丈范围笼罩。

    承受了阴阳雷劫的本就受伤严重,都来不及吞服丹药恢复就被这血色雷霆海洋笼罩。

    从远处看着血色的雷霆海洋异常梦幻,其实青木在其中也异常销魂。

    “嘶嘶。嘶嘶!”

    那种销魂就是让他体验被已经快要着火的油锅炸的销魂,无数雷霆之力煎炸这青木的肉身,同时还有一股诡异的血道力量不断的腐蚀青木的周身。

    青木的脸、嘴、肌肉瞬间就被毁灭,就连有五行之力保护的五脏都开始腐蚀。

    青木还存在意识,他已经不知道疼痛为何物,但他知道自己在不向办法死亡将是自己的归宿。

    然而他有什么办法,不,他没有任何办法,现在进行什么灵药的补充完全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