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正文卷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各方反应!
    “废物!废物!我们全都中李泰的奸计了!”

    王家祖宅,二房密室内,本以为能够收到“捷报”的王新元,没曾想竟然收到了一个噩耗,任他先前如何智珠在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神,他气得将桌子上的杯盏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并怒声道。

    “公子恕罪!但属下先前在驿馆的确亲耳听到了魏王说要亲自押运火力发电机,属下也不知为何午后押送火力发电机的人中没有魏王……”

    王黎心知这件事情自己给办砸了,面对王新元的问责,他一脸诚惶诚恐地请罪道。

    但说到底,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件事情原本是他们占尽了先机,可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反倒一败涂地呢?

    “哼!不知为何?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咱们败在了哪里?你被李泰给算计了!先前你在驿馆偷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李泰故意透露给你的假消息!你和我,都被这小子给算计了!”

    王新元愤怒地将拳头狠狠砸向桌面,一脸狰狞道。

    闻言,王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摇头道:“公子,这不可能!魏王和那个书院先生全都不通武艺,他们不可能发现属下在外面偷听,这一点,属下有绝对的自信!”

    “哼!绝对的自信~?那现在这种结果,你怎么跟我解释?”

    王新元瞪了一眼王黎,愤怒道:“你自恃武功远高于对方,便轻视对手,结果到头来却被人当成了傻子给耍的团团转,险些让我和祖父身处险境,你就是眼高手低!”

    王新元此刻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本想将王黎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助力的,但结果这家伙却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这让他很是失望!

    听出王新元话语中的愤怒,王黎不敢再反驳,他低着头,不再出声。

    王新元这时停顿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冲了,毕竟他也明白,自己的计划想要完成,后续少不了要依靠王黎,现在还不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王黎自然明白王新元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抱拳道:

    “那四名死士已经葬身火海,且身上没有任何能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至于星狼,他主要负责生擒魏王,可在得知魏王没有随车押送物资时,属下便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下令撤离,但当时星狼已被禁军包围,方才属下收到消息,星狼已被禁军送往驿馆了!”

    听罢,王新元皱眉道:“星狼?他是谁?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

    “废物!废物!我们全都中李泰的奸计了!”

    王家祖宅,二房密室内,本以为能够收到“捷报”的王新元,没曾想竟然收到了一个噩耗,任他先前如何智珠在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神,他气得将桌子上的杯盏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并怒声道。

    “公子恕罪!但属下先前在驿馆的确亲耳听到了魏王说要亲自押运火力发电机,属下也不知为何午后押送火力发电机的人中没有魏王……”

    王黎心知这件事情自己给办砸了,面对王新元的问责,他一脸诚惶诚恐地请罪道。

    但说到底,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件事情原本是他们占尽了先机,可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反倒一败涂地呢?

    “哼!不知为何?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咱们败在了哪里?你被李泰给算计了!先前你在驿馆偷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李泰故意透露给你的假消息!你和我,都被这小子给算计了!”

    王新元愤怒地将拳头狠狠砸向桌面,一脸狰狞道。

    闻言,王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摇头道:“公子,这不可能!魏王和那个书院先生全都不通武艺,他们不可能发现属下在外面偷听,这一点,属下有绝对的自信!”

    “哼!绝对的自信~?那现在这种结果,你怎么跟我解释?”

    王新元瞪了一眼王黎,愤怒道:“你自恃武功远高于对方,便轻视对手,结果到头来却被人当成了傻子给耍的团团转,险些让我和祖父身处险境,你就是眼高手低!”

    王新元此刻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本想将王黎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助力的,但结果这家伙却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这让他很是失望!

    听出王新元话语中的愤怒,王黎不敢再反驳,他低着头,不再出声。

    王新元这时停顿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冲了,毕竟他也明白,自己的计划想要完成,后续少不了要依靠王黎,现在还不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王黎自然明白王新元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抱拳道:

    “那四名死士已经葬身火海,且身上没有任何能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至于星狼,他主要负责生擒魏王,可在得知魏王没有随车押送物资时,属下便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下令撤离,但当时星狼已被禁军包围,方才属下收到消息,星狼已被禁军送往驿馆了!”

    听罢,王新元皱眉道:“星狼?他是谁?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废物!废物!我们全都中李泰的奸计了!”

    王家祖宅,二房密室内,本以为能够收到“捷报”的王新元,没曾想竟然收到了一个噩耗,任他先前如何智珠在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神,他气得将桌子上的杯盏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并怒声道。

    “公子恕罪!但属下先前在驿馆的确亲耳听到了魏王说要亲自押运火力发电机,属下也不知为何午后押送火力发电机的人中没有魏王……”

    王黎心知这件事情自己给办砸了,面对王新元的问责,他一脸诚惶诚恐地请罪道。

    但说到底,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件事情原本是他们占尽了先机,可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反倒一败涂地呢?

    “哼!不知为何?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咱们败在了哪里?你被李泰给算计了!先前你在驿馆偷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李泰故意透露给你的假消息!你和我,都被这小子给算计了!”

    王新元愤怒地将拳头狠狠砸向桌面,一脸狰狞道。

    闻言,王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摇头道:“公子,这不可能!魏王和那个书院先生全都不通武艺,他们不可能发现属下在外面偷听,这一点,属下有绝对的自信!”

    “哼!绝对的自信~?那现在这种结果,你怎么跟我解释?”

    王新元瞪了一眼王黎,愤怒道:“你自恃武功远高于对方,便轻视对手,结果到头来却被人当成了傻子给耍的团团转,险些让我和祖父身处险境,你就是眼高手低!”

    王新元此刻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本想将王黎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助力的,但结果这家伙却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这让他很是失望!

    听出王新元话语中的愤怒,王黎不敢再反驳,他低着头,不再出声。

    王新元这时停顿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冲了,毕竟他也明白,自己的计划想要完成,后续少不了要依靠王黎,现在还不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王黎自然明白王新元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抱拳道:

    “那四名死士已经葬身火海,且身上没有任何能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至于星狼,他主要负责生擒魏王,可在得知魏王没有随车押送物资时,属下便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下令撤离,但当时星狼已被禁军包围,方才属下收到消息,星狼已被禁军送往驿馆了!”

    听罢,王新元皱眉道:“星狼?他是谁?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废物!废物!我们全都中李泰的奸计了!”

    王家祖宅,二房密室内,本以为能够收到“捷报”的王新元,没曾想竟然收到了一个噩耗,任他先前如何智珠在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神,他气得将桌子上的杯盏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并怒声道。

    “公子恕罪!但属下先前在驿馆的确亲耳听到了魏王说要亲自押运火力发电机,属下也不知为何午后押送火力发电机的人中没有魏王……”

    王黎心知这件事情自己给办砸了,面对王新元的问责,他一脸诚惶诚恐地请罪道。

    但说到底,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件事情原本是他们占尽了先机,可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反倒一败涂地呢?

    “哼!不知为何?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咱们败在了哪里?你被李泰给算计了!先前你在驿馆偷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李泰故意透露给你的假消息!你和我,都被这小子给算计了!”

    王新元愤怒地将拳头狠狠砸向桌面,一脸狰狞道。

    闻言,王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摇头道:“公子,这不可能!魏王和那个书院先生全都不通武艺,他们不可能发现属下在外面偷听,这一点,属下有绝对的自信!”

    “哼!绝对的自信~?那现在这种结果,你怎么跟我解释?”

    王新元瞪了一眼王黎,愤怒道:“你自恃武功远高于对方,便轻视对手,结果到头来却被人当成了傻子给耍的团团转,险些让我和祖父身处险境,你就是眼高手低!”

    王新元此刻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本想将王黎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助力的,但结果这家伙却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这让他很是失望!

    听出王新元话语中的愤怒,王黎不敢再反驳,他低着头,不再出声。

    王新元这时停顿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冲了,毕竟他也明白,自己的计划想要完成,后续少不了要依靠王黎,现在还不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王黎自然明白王新元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抱拳道:

    “那四名死士已经葬身火海,且身上没有任何能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至于星狼,他主要负责生擒魏王,可在得知魏王没有随车押送物资时,属下便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下令撤离,但当时星狼已被禁军包围,方才属下收到消息,星狼已被禁军送往驿馆了!”

    听罢,王新元皱眉道:“星狼?他是谁?他会不会供出我们~?”

    “废物!废物!我们全都中李泰的奸计了!”

    王家祖宅,二房密室内,本以为能够收到“捷报”的王新元,没曾想竟然收到了一个噩耗,任他先前如何智珠在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慌了神,他气得将桌子上的杯盏使劲地摔在了地上,并怒声道。

    “公子恕罪!但属下先前在驿馆的确亲耳听到了魏王说要亲自押运火力发电机,属下也不知为何午后押送火力发电机的人中没有魏王……”

    王黎心知这件事情自己给办砸了,面对王新元的问责,他一脸诚惶诚恐地请罪道。

    但说到底,他直到现在都还不清楚究竟是哪个环节出现了问题,这件事情原本是他们占尽了先机,可为什么到最后他们反倒一败涂地呢?

    “哼!不知为何?你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咱们败在了哪里?你被李泰给算计了!先前你在驿馆偷听到的消息,一定是李泰故意透露给你的假消息!你和我,都被这小子给算计了!”

    王新元愤怒地将拳头狠狠砸向桌面,一脸狰狞道。

    闻言,王黎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摇头道:“公子,这不可能!魏王和那个书院先生全都不通武艺,他们不可能发现属下在外面偷听,这一点,属下有绝对的自信!”

    “哼!绝对的自信~?那现在这种结果,你怎么跟我解释?”

    王新元瞪了一眼王黎,愤怒道:“你自恃武功远高于对方,便轻视对手,结果到头来却被人当成了傻子给耍的团团转,险些让我和祖父身处险境,你就是眼高手低!”

    王新元此刻有些恨铁不成钢,他本想将王黎培养成自己的心腹助力的,但结果这家伙却只是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主儿,这让他很是失望!

    听出王新元话语中的愤怒,王黎不敢再反驳,他低着头,不再出声。

    王新元这时停顿了片刻,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处理的怎么样了?”

    语气已经不像先前那样冲了,毕竟他也明白,自己的计划想要完成,后续少不了要依靠王黎,现在还不能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弄的太僵!

    王黎自然明白王新元这句话的意思,他想了想,抱拳道:

    “那四名死士已经葬身火海,且身上没有任何能暴露他们身份的东西。至于星狼,他主要负责生擒魏王,可在得知魏王没有随车押送物资时,属下便已经意识到不妙,直接下令撤离,但当时星狼已被禁军包围,方才属下收到消息,星狼已被禁军送往驿馆了!”

    听罢,王新元皱眉道:“星狼?他是谁?他会不会供出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