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十代掌门 >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新的机会
    “原来是师兄。”

    晏殊佳微微点头,盈盈回礼,虽然原本与齐玄榕并不熟,但这位自称“师兄”的家伙近来常跑到藏书阁,寻些话题与自己搭讪,文质彬彬的无害模样倒也不让人生厌,故此,本着同门之间应该“与人为善”的想法,晏殊佳也没有冷脸拒绝,而齐玄榕也并不似门内有些登徒浪子,抑或乱嚼舌根之人那般,胡乱搬弄是非,或者有什么逾越之举,这一点,倒是让晏殊佳刮目相看,想来此人算得上是掌门家族中的另类。

    说起来,那些讨厌的门内修士,自从自己被禁足惩戒以来,倒是清静了很多,似乎冠在自己头上的“天之骄子”名号,近来也被自己天理门一行的失误,引发的不良结果湮没了许多,再不复之前的耀眼夺目。

    这一点,她也有听到些“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之类的闲言碎语流传,只不过,一想到那些因自己失误,而与江郎相伴,携手共度的时光,她心头反而生出不少暖意,嘴角不由得上扬,思念起心中的他来。

    也不知道母亲是否难为了他,是否中意,是否会改变心意?

    “师妹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是不是早就听说了?”

    嗯?晏殊佳陡然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态,赶紧收了欣喜颜色,找了个蹩脚的借口遮掩,“师兄哪里话,我只是想起一句道经,突然悟到了真义而已。”

    “师妹勤奋刻苦,着实为我辈楷模。”

    “师兄谬赞了,可有什么事?”晏殊佳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烫,她还不习惯将谎话无限继续下去的谈话模式。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师妹要先听哪一个?”齐玄榕手里多了一纸函件。

    “师兄怎么也学那些市井流行的话术?”

    “哦,”齐玄榕明显愣了一下,不由的手足有些失措,“原来师妹不喜欢这个,是我的错。”他干脆将函件直接递了上来。

    “正式的函件需要下午才放出,我只是抄了一份过来。师妹已经被征调为宁海郡的镇守一职,明日便可出发,除了不能离开齐国以外,之前的禁足也取消了。”齐玄榕小心的靠前了一步,“而且,这藏书阁的任务,也同样取消了。”他的脸上旋即露出些许稍纵即逝的失望颜色,“宁海郡虽然算不得我们齐国的十大郡治,但恰巧排在十一,故此这个职务也算得重要,倘若四年的任期内能有所建树,想来开府应该问题不大。”

    还是不能离开齐国……别的晏殊佳没注意,听闻这句,她心中倒是有些失望,不过有了方才显露心迹的教训,她便故意绷着脸,保持着无喜无悲的颜色。

    “多谢师兄提前报讯。”

    “哪里,哪里,应该的,我们同门之间,应该互相帮衬才是。”笑容洋溢在齐玄榕的脸上,他随即欠身,躲过了远处行来的两名女子的目光,他认出其中一名,正是经常没事爱找自己闲聊的孔君琳。

    “当然,宁海郡也有它的问题,那里原本是姜家的封地。”

    “姜家?”

    “姜家一直为掌门所不喜,多年前那起掌门之位的争夺,师妹你应该知道的。”齐玄榕低声说道,作为掌门家族之人,以及有公职在身的他,说这些话其实是极为不妥的。

    “原来如此。想来那位也是元婴身份,应该不会难为我一介金丹,总不能因为我师父的缘故,故意不配合吧?”

    “姜恪圭那老鬼,前日已经离开了,去向不明,现在姜家的主事人乃是姜运涞,金丹四重修士。”齐玄榕低声说道,“不过此人还算开通,和我的三舅公有些旧谊,我会帮你去说和一下的,左右你们互相伤害,都不会有好结果。”

    “多谢师兄关照。”

    “哪里,只是尽些微薄之力。”

    “这本道经,对于提升驱物有些助益,便送与师兄吧。”晏殊佳拿出一本“引龙追风心经”递了上去,借助此本道经,她近来对于驱使法剑,着实有了些心得,也在上面细细备注,本来想择机送给江枫,后来想到他身为掌门,日夜操劳,应该没有心思琢磨这些,便弃了这个不现实的想法,而眼前这齐玄榕,既然是掌门家族之人,想来多半修的是剑修之道,应

    该有些作用。

    “这……多谢师妹相赠。”齐玄榕受宠若惊,双手接了过来,只是翻看一页,便窥得了上面娟秀的小字,心头又是一热,正要说些感谢的话,却见晏殊佳已经进了藏书阁。

    哎,总是这个样子,不过也有进步,冰山总会融化,佳人总会懂我,也不知道她心中现在住着谁,是何等人物,以至于时常拒人于千里之外,齐玄榕心道,将道经贴身放好,左右看看,见无人关注自己,便快步离开了藏书阁。

    …………

    浅山宗,湛川镇。

    江枫刚回到住处,正要回房温存片刻,却听得隔壁房间里一阵喧闹。

    “怎么了?”他推门一看,却是两名徒弟,以及黑小子英歌正围着一条硕大的黑鱼,指指点点,争论不休。

    这不是沼泽中的特产嗜血黑鱼么?江枫记得此物,血肉稍有灵性,味道也不错,一般最多可以长到三尺长,而眼前这只,竟然达到了八尺,看起来,英歌逃避帮忙翻书的任务,跑去沼泽里厮混,并没有空手而归。

    “你们几个在争论什么?”

    “我建议这条鱼红烧。”江城子道,“郑师母的手艺很不错的。”

    “我建议晒干,这么大的鱼,一定很有嚼头。”江之问辩解道,“而且可以吃很久。”

    “我建议卖掉,这东西吃了对我们几人也是无用,可以换很多灵石,买更多种好吃的。”英歌道,“我说这条鱼是我捉到的,理应我说的算,但他们两人说帮我翻书也有功劳,所以就争执了起来。”

    呼——

    江枫长出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自己在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风,结果回来还要为你们几个公断是非,你们几个修炼还真是懈怠得紧啊,心头也是一怒,“你们怎么不问问这条鱼,它想怎么办?”

    “是啊,你们从来没问过我的意见,这不公平。”身下传来一个闷声闷响的声音,几人不由得一愣,发现确实是那黑鱼在说话。

    “哎,这鱼竟然会说话。”英歌蹲下身来,拍了拍硕大的鱼头,“会说话的鱼,能卖更多灵石,吃了怪可惜的。”

    “那得先杀了才行,否则在锅里叫,倒是不合适,吃着也不放心。”江城子没有放弃,不过他也是头一次见到会说话的鱼,“哎,你会幻形么,就是变成我们这样?”

    鱼头扭了扭,没有理他,却看向了江枫,“我看你也是明事理的人,放了我,我的主人会报答你。”

    “你还有主人?”

    “当然,我是晚上睡不着出来散步,这个黑小子躲在暗处,我没有看见,才不小心被他捉住的。”那黑鱼甩了甩尾,将腥臭的淤泥溅了英歌一身,“怎么样,我带你们去见我家主人,他一定愿意赎我的。”

    呵,倒是件有趣的事。

    江枫心中旋即有了计较。一方面,这黑鱼身上妖气寡淡,一看便知只是活的久,并非成长为妖兽而口吐人言,算得是一件奇事;另一方面,它既然生在沼泽,口中的主人必然也在沼泽之中,而自己经由毒泉沼泽数次,竟然没有发现,之前沼泽并不是浅山宗地盘,倒是可以忽略,如今数日之后,便是浅山宗的领地,一名躲在暗处的修士,是友是敌,还是先辨个分明为上。

    一炷香之后。

    几人带着黑鱼,来到了一处不算太大的泥潭。方才靠近,便见得下方的泥浆之中,漩涡骤起,不一会儿便浮上来一名秃顶的老年修士。

    “小飚给你们添麻烦了。”老年修士抱拳行礼,但他并未走出泥潭,仍然是半个身子沉在泥潭之中。

    “不知道友何方人士,为何遁在此间?”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气息,江枫认出对方乃是一名人族,筑基中段修为,观其年龄,至少超过百岁。

    “我名蒲留川,齐国溟沧派修士,宗门被灭,流落至此,不幸被同门逃遁之人设计所骗,困在这沼泽之中,时间久了,倒是喜欢上此间,故此一直没有离开。”

    还有喜欢这里的……这理由听起来很没有诚意啊,环顾一周,泥潭遍布,瘴气横生,加上冬季即将来临,必然更为恶劣难存,不过

    说起“溟沧派”,江枫陡然想起了楚弈鸣的原身,心道竟然还能遇到他的同门,“我乃浅山宗掌门江枫,此地即将为我宗所有,道友既然为齐国人,还请速速离去吧。”

    “宗门覆灭,已经无家可归。恳请江掌门不要驱赶我走,这沼泽也无它物,想来我留在此间,对您也没有半点妨碍。”

    “但留在此间对我也无助益,除非道友愿意为我宗效力。”

    “呵,我已无出世的念头。”蒲留川身体微微上浮,泥浆迸射,却见他的双腿,从膝盖之上齐齐截断,“老夫已经不能为江掌门效力,只愿在此沼泽之中了却残生。小飚乃是我驯化的黑鱼,如果江掌门能放他一条生路,我愿意奉上我随身之物,以示感谢。”

    蒲留川手中灵光一现,甩过来数张符箓,江枫接在手中,发现乃是三枚三阶符箓,并非制式,却听对方解释道,“我原本是溟苍派的首席制符师,这‘忘形缘善符’乃是我平生所学中最得意之作,可以让妖兽对你产生亲近感,进而变得容易驯化,灵智提升。”

    亲近感?江枫看了看手中的符箓,心道倘若是能让妖兽暴躁,凶性勃发,倒是可以送给蔡求真,让他帮我炼制那件“玄黄灵隐纸符”。

    “对于你们妖族女修,此符是无效的。”

    我真没这么想,江枫大囧,话说我是那样的人么,眉头微皱,却听蒲留川继续说道,“这沼泽中物产甚少,几乎无法炼制任何符箓,这几枚便是我随身仅存的藏品了,希望江掌门看在这几枚符箓的面子上,放小飚一条生路,也能让我安心在此终老。”

    “道友既然有一身制符的好本事,不如和我回浅山宗。”蒲留川既然有技艺在身,江枫便再次生出招揽之意,虽然他是人族,但江枫心中对此毫无芥蒂。

    “多谢江掌门好意,蒲某心意已决。”

    “如此,我便不强人所难了。”江枫转头示意,让英歌放了那黑鱼,见其欢快的跃入泥浆之中,而蒲留川也拱手示意,一同隐没在沼泽之中,心中道了一声可惜,想来宗门覆灭加上被奸人所害,已经让这位修士心灰意冷,失了大道之心,对于眼前的新机会,也兴趣索然,即使强迫对方加入,也是无用。

    至于将其铲除,想来一个失却斗志的修士,也不会与自家修士为难。

    “蒲道友,如果有一日你想开了,自可知会我浅山宗过路修士。”江枫隔空喊了一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等了数息,沼泽仍是一片枯寂,便将三枚符箓收起,甩给英歌一枚三阶灵石,嘱咐他们三人自行分配,便带着面色欢喜的他们速速离去。

    万籁俱寂,泥浆之上浮起几个水泡,随后响起一声深沉的叹息。

    …………

    毒泉沼泽东缘。

    慕晴川在隐蔽处休息了一夜,便起身继续赶路。一枚略有褪色的玉佩被她捏在手中,把玩了整整一夜,正是她在见江枫之前,绕路湛川镇,心有所感搜寻到的,此物她记得分明,应该在系在她裙装贴身之处,至于怎么到了江枫手中,想来绝不是偶然。

    男人都是骗子。

    早晚找你算账,一想到自己的原身可能失陷在江枫手中,不知道遭受了何种亵渎,慕晴川银牙咬紧,步履又快了三分。

    不过江枫这小掌门,竟然勾搭上了晏殊佳,呵,真是色胆包天啊。

    呼!

    是时候离开了,浅山宗物产稀缺,灵地低劣,并不适合久留。至于去哪里,她想了一夜,心中已有了计较,听闻北剑门一直延揽散修,号称“自由之城”,想来对于身份不明者,更方便潜伏,不如就去那里寻找新的机会。

    想来今生或许都不会再回御风宗,心头又是一阵苦涩,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在那里修成正果的,却未料及到头来只是一场空。忽然想起自己的师父泰老,还在御风宗闭关冲击伪天级,不知道自己丢了掌门大位,对他来讲,又意味着什么。

    …………

    御风宗北部,乱石海边缘,与锐金门毗邻之地。

    距离乱石海南岸不远的一处孤岛上空,风云正在急速凝结。

    shidaizhang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