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最好的我们 > 正文 第1980章,没有解释
    ,最快更新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袁青翘着二郎腿,揶揄秦屿,“人都走远了,还看呢?”

    旁边人也跟着含笑附和起来,“放心吧,咱们这层都是专属vip包厢,洗手间就在出门右转,没几步远,咱们的小嫂子丢不了!”

    随即便是一阵哄笑声。

    有人笑着道,“诶?你们没忘了,当初咱们小秦总可是被逼婚的吧?”

    袁青把话接过来,看向秦屿调侃着,“这事我作证,他家老爷子体检查出了癌症中期,医生说只剩两年的时间,然后以此要挟的他,他没办法,只能选择了一手缓兵之计。

    打算先答应把婚结了,等着过两年老爷子撒腿了,他再离婚!是不是小秦总?”

    秦屿听后笑了笑。

    他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点头,“嗯。”

    最开始结婚,他的确是抱着这个目的。

    袁青和他关系最亲近,他的想法也没瞒着他。

    只是随着这场婚姻真正开始后,有些事情已经在悄然变化……

    秦屿嘴角微动,刚想继续开口,就见袁青和身旁的人神情都有些不对劲,尴尬又不知所措的望着他的身后。

    他的位置靠在外侧,背对着包厢门的方向。

    想到什么,秦屿身子一僵。

    他回过头,果然看到门口处脸色苍白的迟念念。

    迟念念刚上完洗手间回来,推门进来时,将最后袁青和他的对话一字不落的全部听到了。

    她像是被迎头一棒。

    迟念念知道,他们是闪婚。

    她也知道,秦屿会答应结婚是听从了长辈的安排,但她不知道的是,秦屿是这样看待这段婚姻的,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两年后就会和她分道扬镳。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迟念念秉承着这样的心念,可其实他们对这场婚姻并不相同。

    迟念念向来明媚又纯净的眼睛里,顿时就灰蒙蒙的,伤心难过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在失控的前一秒,她转身跑出去。

    袁青用手狠狠打了下嘴巴。

    让他嘴贱!

    袁青懊恼极了,“完蛋,这下小嫂子一定是误会了!”

    在座的人都很清楚,虽然秦屿当初是被逼婚的,可婚后的种种表现,他们都看在眼里,哪次聚会秦屿张嘴闭嘴都会挂着老婆,无形秀恩爱。

    这样明显的打脸,所以刚刚袁青才想着故意揶揄一下,不成想翻车了。

    袁青满脸歉疚,“抱歉啊兄弟!”

    刚刚迟念念苍白的脸印在脑海里,秦屿几乎要将手里的红酒杯捏碎。

    他心疼的要命。

    只是下一秒,却又想起了詹选问他的那句:你想知道,念念为什么和你结婚吗?

    詹选还说:迟老把念念教育的很好,她懂得知恩图报,也很有同情心。

    秦屿听懂了他话里的含义。

    迟念念之所以会嫁给他,除了是因为生病的祝老爷子的缘故,出于怜悯之心,还有她的知恩图报。

    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她或许都不可能嫁给他。

    她还是自由的。

    秦屿放下红酒杯,掌心合拢成拳,仿佛在下定什么决心。

    他扯了下嘴角,没有笑出来,“没事,我得谢谢你。”

    袁青听到他的话怔了怔,一头雾水,焦急的催促着,“你快去追小嫂子,好好和她解释清楚吧!”

    秦屿没说什么,拿起外套起身离开。

    华灯璀璨,霓虹映进车窗。

    一路沉默。

    上车后,秦屿看着坐在一侧的迟念念,始终垂着头抿嘴没说话。

    脾气是真的好,没有和他发火。

    秦屿不知道的是,迟念念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回到别墅,上楼后,秦屿从后面拽住了她。

    迟念念停住脚步。

    秦屿似是叹了口气,主动开口,“你没有什么想质问我的吗?”

    迟念念抬头迎上他的目光,紧捏着双手,“刚刚在会所里,袁青说的那些话……”

    她以为像上次在郝燕家里一样。

    只是个误会。

    可她还没说完,秦屿便说道,“是真的。”

    迟念念喉咙发紧,“你没有要解释的?”

    秦屿无法和她的眼睛对视,视线往旁边偏了偏,“嗯,不需要。”

    迟念念鼻头泛酸。秦屿却依旧没看她,脸上半点顽劣的笑容都没,声音疏离,好似从远处山谷里传来的回音,空荡荡且漠然:“袁青说的不假,我是为了应付外公结的婚,等着他去世后就会

    离婚,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不想等到两年了,我想提前了,现在就结束。”

    迟念念因为他的这一番话,犹如坐过山车般。

    听到最后几个字,她懵了。

    迟念念呆呆的望着他,眼前氤氲一片,无措且慌乱的说,“秦屿,你在开玩笑吗?而且外公那里……”

    秦屿道,“外公那里我会处理。”

    他看了她一眼,匆忙又避开,“时间不早了,先休息吧,我今天就先睡客房了。”

    迟念念张了张嘴,就看到客房的门在眼前无情关上。

    第二天,迟念念顶着黑眼圈。

    她一整晚无眠。

    秦屿提出离婚的事情,像是一道惊雷霹向她,睁着双眼睛直愣愣的,天明才勉强眯了一会儿。

    洗漱完出来,客房的门敞开。

    被子已经铺的整整齐齐,里面没有人影。

    迟念念下楼询问玉姨,“秦屿呢?”

    玉姨进厨房前笑着回道,“先生么,他一大清早就走了,而且饭也没吃,拖着个行李箱,还说这几天都不回来了,让我照顾好你!”

    玉姨不知两人的事情,只以为秦屿像之前一样去外地出差。

    可迟念念知道不是。

    她游魂般的回到楼上,颓然的坐在床上。

    涣散的眼神一顿。

    迟念念看向床头柜,才发现上面多了份文件。

    离婚协议书。

    迟念念这次确定,秦屿昨晚说的话不是玩笑。

    他认真的。

    迟念念抱紧自己的膝盖,觉得胸腔像被铁锥刺穿了,她喘不上气,感到痛苦。

    手机铃声不知响到第几遍,她机械的接起放在耳边,“念念,你干什么呢,周暮的生日会都开始抢票了,给你打电话一直不接!”

    迟念念木木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她张嘴,眼泪瞬间滚落而下:“明珠,我可能要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