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九劫逆命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七章复紫灵果
    破门而入翁刚强已经迫不及待,白凡心有所感,缓慢睁开双眼,当看到二师姐英姿飒爽的颜容时,白凡虚弱的笑了一笑。

    “咳咳,师弟幸不辱命,大师兄如今业已经平安了。”说完,白凡虚弱的咳了几声,整个人再度陷入了沉睡。他实在太累了。为了帮助大师兄,白凡这一次几乎是倾尽所有,尤其是胎灵之伤,怕是没有百年时光,难以恢复如初。

    翁刚强揽住白凡的头,唇瓣不自觉的吻上了白凡的额头。

    “小师弟你辛苦了……我想大师兄一定会永远不忘记。”没有半分羞涩,翁刚强就这样抱着白凡一直到深夜。直到白凡在度醒转,翁刚强这才松手臂轻道。

    “小师弟,你醒了,感觉如何了……”翁刚强流露出轻柔的关心,这和她平时简直判若两人。“好多了……”白凡深吸一口气,身体状态虽然此刻很糟糕,但总是会好的。“师姐,我打算离开天洲了。”白凡抬头沉思了一阵道。

    “离开天洲?”翁刚强感觉很意外。白凡却只是随意道。“是的,九州这么大,如今我在天洲这里呆的太久了,也是时候该去不一样的地方转转了。”白凡说的很平静。

    “嗯,如此也好,天洲虽好,但和九州其他洲域相比,这里终究少了一分精彩,尤其是和云州和北洲相比,天洲更如蛮夷之地,云州乃是九州大地核心,八洲环绕,其地一洲,可比其他两洲之地合起来还要广茂,云州之上拥有许多九州之上的最强最强宗门和古老势力,相比于八洲,云州实在是太不一样了。”翁刚强由衷内心赞叹着。

    “哦?那北洲呢?”白凡再次问道。

    “北洲?后者其实我也是听师尊偶尔说的,师尊告诉我,北洲乃是佛道一脉的起原地,传闻远古诸佛证道时皆在北洲,可以说那里是佛修眼中的圣地,同样古老神秘,是九州大地之上,唯一论及精彩不亚于云州的一洲。”

    “还有师姐要告诉你的是,我们的师尊,他老人家,如今也以前往北洲,如果你要是打算离开这里,我想你去北洲也未尝不可。”

    “至少,在那里,我们很有可能师兄弟在聚齐……”翁刚强说着,脸上充满哀怨。

    “……”白凡想了想,点点头。“嗯,师姐我记住了,不过此事先也不急,至少要等我伤势恢复如初才是,刚刚你说师尊前往北洲,为什么?”白凡眼中光芒闪烁。师尊是佛修他知道,不过若按照当初圣祖他老人家所言及的话语,师尊应是少有的魔佛之修,难道北洲有魔佛宗门?

    翁刚强摇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她只是得到了师尊要前往北洲的消息,具体为了什么,她并没有得知。就这样,一过数日,白凡渐渐稳

    固了胎灵的伤势,余下的,就需要慢慢恢复了。

    这一日,白凡来到二师姐身边,看着二师姐,白凡轻轻拥抱了一下师姐。

    “是要走了么……”翁刚强娇躯轻颤,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见。这一离开,也不知彼此再见时,是否安然。总而言之,空气很是沉闷,就躺着哀伤的气息。

    “师姐,保重……”白凡双手撑着师姐的香肩,满眼真诚的说道。

    “嗯……”翁刚强笑笑,笑容里,小师弟的模样,越来越模糊。

    “不许丢天心湖的脸,否则师尊不答应,我也不会答应。”白凡远去,翁刚强目送,这就是世间最真诚可贵的亲情。岁月无法抹杀,除非一方死亡,否则纵然亿万里,此情依旧。十年又十年,天洲精彩纷呈。

    这一天,天宗欲魔宗的宗门,一位黑袍僧人面带关系,踏入宗门之中,他的身边跟着一个弱冠少年,他问过他的名字,他叫阿木是天洲上的一界散修。当然散修归散修,他可是一位不得了的散修,因为他有佛缘,这佛缘让他明悟出了,无间炼狱的大道之相。

    没错,就是无间炼狱,黑袍僧人不会记错,因为佛经有云,无间炼狱尸山血海,长恨之念可达苍穹,乃恨道之极也。非先天大佛缘,不可触摸。

    “啧啧啧,这次可捡到宝贝了,竟然会遇到一个感悟了极恨之道的弟子,哈哈,若是好生培养,多年后,我欲魔宗必在多一不世天骄。”黑袍僧人喜色难收,可很奇怪,他身边的少年却无喜无悲,一双死寂的冷眸中,并没有因为僧人的话出现任何波动,似乎这没什么值得高兴的。而他就是阿木,白凡的弟子阿木,在离开白凡多年后,于一次争斗之中,被路过的黑衣僧人看中,带回欲魔宗。自始至终阿木都没有抗拒,只因为欲魔宗之名,他听闻过,也许加入这里,加深修行,是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阿木不会拜师,因为在他心中,师尊只有一个,这个人就是白凡。同年,天洲无妄海,幽冥氏族。一天之骄女横空出世,仅修行数百年,就成就破妄之境。使得她的名字,一时间传遍了天洲修真界。

    她就是南宫静妍………

    一个美到不可方物的绝尘女子,一个所有同辈天骄心中梦中念挂的仙子,然这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修行的是绝迹远古的仙道。她成就的也是仙人,只因为仙人已成过去式了,所以很多境界不为人知,故此只能以如今的破妄来衡量,而实则她若放在远古,应名……上仙……。

    当然,天洲大地每一日,都有更多的事情发生,即便是如此惊艳绝伦的南宫静妍,她也只能占据短暂的惊鸿。一青年坐在一只五头妖兽之上,飞驰在半空,他神色平

    静,似乎在沉思什么。

    “三十年过去了,如今胎灵之伤,也只勉强恢复了三分之一,这样下去,恢复的时间越来越慢,很可能会有损根基。”

    “所以,我要想办法让胎灵快速恢复,倒是最近听人说万兽山脉外围惊现复紫灵果,那倒是不可多得对胎灵有裨益的灵物,或许我可以去那里碰碰运气……”

    一直以来,白凡便知道天洲最凶险之地,当莫过于万兽山脉,那里乃是妖兽的的天地,是修士的禁地,往日里,甚少有人踏足。除了天宗的修士之外,那里尽乎是所有修士禁足的区域。可凡事总会有例外,就算这么危险的地方,仍旧免不了偶尔有人无奈闯入。

    譬如,前不久,就有一玄胎修士遭仇人追杀,万般无奈之下,遁入万兽山脉,最初,此人是走投无路,把生还的希望寄托在万兽山脉的凶名之上,而现实他也的确成功了,那追杀他的修士,到了山脉的边缘,便不甘的停下身躯,目光愤恨许久,可最终对方还是忌惮中离开了。

    然,再说那被追杀的修士,他哪里顾得上这些,他只顾着逃命,东闯西奔之下,无意之中,便撞尽了一处山洞。接下来,修士就被山洞中的景色震撼到了,就见到他冲入的山洞内珠光宝气,灵气逼人。山洞的外围,大片的灵草灵药,而在山洞的深处,修士隐约看到翠绿之光,犹如绿色的水晶,弥漫着芳香。

    嗅着芳香,修士一时间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打算靠近翠绿之光,看看究竟为何物,怎奈,最终他虽看到了,却也被惊到了。原来翠绿之物,竟是一条巨蟒,蟒头有角,即将为蛟。修士只是一眼,就给吓得冷汗外冒,只因为这蟒蛇的气息,竟然以能比拟玄胎巅峰,这已经不是修士所能抗衡之物,可就在修士打算悄然退走之时,他又被蟒蛇身后之物,给深深吸引到了。

    就见蟒蛇身后,生长着一株紫色的树,其通体紫红,无花无叶,可却有紫色果实挂在上头。刚刚芳香气息,就是来源于这果实,修士只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修行界中盛传对胎灵大有裨益的灵果,复紫灵果,只是修士看看巨蟒,又不得不摇摇头,最后不甘心的退走了,而这一切说来也巧了,这个修士离开山洞不久后,偏偏就被白凡遇到了,因此,白凡也就知道了这各中的缘由………

    而这肯定不是无缘无故,这里有原因,原因就是,修士在走出山洞离开那万兽山脉后,不想他竟再次被其仇人感应锁定,并很快追杀而至,然后,修士一路奔逃,有幸遇到了白凡,当即大喊,“前方道友救命,你若救我,我有宝物相赠……求你……”

    也就是这样的哀求,白凡抬手救下了他,出于感恩,修士最后合盘吐露出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