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小阁老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下来呀
    黄昏时分,画舫靠岸,李贽和潘仲骖带着几分醉意上车离去。

    赵公子目送他们离开后,刚要和马秘书回半山别墅休息,却听到一阵优美的箫声。

    他循声望去,便见潇湘楼上,齐景云穿一件青缎交领背心白底绣花腰封,系着天蓝腰带,内里月白圆领长袍,干练利落不失女子柔美,正独坐阳台吹箫,向赵昊送来盈盈秋波。

    芙蓉池中,湖畔花径,好些个文人骚客、浮华浪子,看向赵昊的目光便很是不善了。

    赵公子不会品箫,难解其中之意,只好求助的看向精于此道的马秘书。

    “齐大家吹的是《遁世操》第二段‘樵人指路’”马湘兰只好幽幽道。

    见赵昊依然一脸茫然,马秘书无奈轻启朱唇,在他耳边低声吟唱。

    “路绕羊肠,衬步云舒卷。听樵夫歌声婉转,斤斧轻轩冕。冒岭穿林,追踪优游遍。有意结茅为伴闲消遣。愿言机便,坎止心相便。嗟留恋,猿惊鹤怨。情缱绻,禹穴云门,箕山不远……”

    “这样啊。”赵昊很想打赏个火箭,却又担心被连理公司秋后算账,便装糊涂道:“不错不错,齐总监为提高小仓山的文化品位,真是尽心竭力啊。”

    “公子,人家在邀请你呢,不去坐坐不解风情吧。”马秘书似笑非笑道。

    “是吗?”赵昊不禁意动,他还没去过这种地方呢。但一道无形的铁幕亘在面前,让他不敢迈腿。

    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什么时候都要计算成本收益比的。连理公司成立后,沾花惹草的成本实在太高了……

    他只好站在潇湘楼下,双手拢在嘴边,对齐景云喊道:“你下来呀!”

    箫声登时就乱了调子。

    “噫!”起哄声登时响成一片,公子文人们大为不忿,齐大家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此等焚琴煮鹤的鲁莽人。

    马秘书似乎尴尬的捂住脸,嘴角却微微上翘,公子还真是严守红线不越雷池半步呢。

    “你别痴心妄想了,齐大家是什么身份?别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能折辱于她!”一个瘦高的锦衣公子忍不住用折扇指着他道:“她要是肯降阶相迎,我顾叔时就从这里跳下去……”

    话音未落,就见潇湘楼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齐景云粉面微红,轻轻喘息着出现在众人面前,似乎还是小跑下来的。

    “她是来骂你的……”小顾公子嘴角抽动一下。

    却见齐景云朝赵昊敛衽一福,低眉顺目道:“公子,奴家下来了。”

    ‘噗通……’那位小顾公子倒是痛快人,不待赵昊阻拦就跳到了芙蓉池中。

    “快救人。”赵公子无奈的吩咐一声,淹死一个吃闲饭的不要紧,关键是会影响小仓山的生意的。

    “不要紧,我水性好。”谁知那小顾公子却从水里冒出头来,一会儿仰泳,一会儿蛙泳,游到了就近的一艘花船上,对那船上的妓家笑道:“女菩萨慈悲为怀,可否收留落水之人?”

    “你可知,沙门不度无缘人?”那妓家在小鬟搀扶下笑道。

    “百年修得同船渡,你我大大有缘哩。”小顾公子踩着水,虽然成了落汤鸡,依然要保持仪态优雅。

    “那就上来吧。”妓家便让船夫伸下竹篙,将他拉上船去,到舱内宽衣解带开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是衣服湿透了,得赶紧脱下来,不然要感冒的。

    赵公子在岸上看了,不禁大感艳羡,大明真好,金陵真好,年轻真好,单身真好……

    唉,可惜自己已经成了某家公司的监管对象。

    “这个顾宪成,总是这么爱出风头,落了榜还不消停。”正感慨间,他忽听有书生议论道。

    赵公子惊得合不拢嘴,没想到竟然遇到未来东林书院创始人;许多后人口中,灭亡大明的罪魁祸首了。

    怪不得刚才听那人自称‘顾叔时’就觉得有些耳熟,顾宪成可不就自叔时嘛。

    再一想也不奇怪,顾宪成是无锡人氏,嘉靖二十九年生人,今年二十一岁,可不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嘛。

    有一瞬间,赵昊都忍不住想让那个谁,悄没声把这小子弄到西山挖煤去,让他永远消失在大明的历史上。

    但他很快抑制住了冲动,东林党形成自有其历史原因,没了顾宪成,还有赵南星,高攀龙……还有东林点将录上的一百单八将,自己总不能都送去挖煤吧?

    再说,就算没了东林,还有复社、几社……只要世道还是那个世道,就一定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

    何况东林真的那么不堪?却也未尽然吧。赵公子既然要给所有人一个机会,当然也包括他们了……

    脑海中电光火石权衡一瞬,他低声吩咐马秘书几句。

    马湘兰微微颔首,向一旁的齐景云道声罪,便告退去照办了。

    “没……”赵昊刚想说,没必要这么急,才意识到这是马姐姐不当电灯泡的意思。

    他便领情了,转向安静立在一旁的齐景云,笑道:“我刚吃过饭,怕积了食,咱们沿着湖边走走吧。”

    “都依公子的。”齐景云乖巧的点点头,便跟着赵昊走在芙蓉池畔蜿蜒的石径上,还很守规矩的落后他半个身位。

    赵昊环视着四周,赞道:“大,真大,小仓山的变化真大,你这位艺术总监真有一手啊。”

    齐景云如今已经是小仓山管理公司的艺术总监,全权负责小仓山商业区的景观布置、活动举办和准入审查,为商业区的整体设计、格调、风格掌舵。

    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有极高的艺术品味又深谙市场需求,并在金陵城相关行业有深厚的人脉关系;还得富有创造性,具有团队组织协调能力……别说在当今,就是四百年后,这样的人选都不好找。

    但你说巧不巧,这些素质齐景云都具备,就像是为她专设的一样。

    所谓红颜易老,秦淮河畔的竞争更加残酷,齐景云其实也不过刚过双十年华,正在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却已经是前前前前前花魁了。

    虽然还是正当红的几位之一,却已经不好意思再打花魁的招牌了。她为什么从秦淮河搬到小仓山,不就是为了日后早作打算吗?

    她们这个行当,要么‘老大嫁作商人妇’,要么嫁给官宦人家做妾,就是很好的归宿了。可商人俗不可耐,小妾有什么地位可言?所以好多人宁肯孤独终老。比如齐景云。

    她积蓄颇丰,日后生活优越不成问题,可习惯了被众星捧月的热闹人生,谁能受得了门前冷落车马稀的孤独?

    齐景云本想把红楼诗社发扬光大,来延续自己的江湖地位,没想到赵公子一个奥佛,就把她的人生难题给解决了。

    因此齐景云欣然接受了要约,上任将近一年,她无比享受自己的新工作,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并实现了真正的阶层跃迁……

    所以素来高傲的齐大家,才会赵公子才会如此乖巧。她实在没法不心怀感激啊!

    当然也有些不太好的传闻,说她是某位不可言说的公子的禁脔之类……

    不过谁在乎呢。至少她觉得这样挺好的,省得那些馋她身子的狗皮膏药往上贴了。

    ~~

    “公子不怪奴家乱来就好。”听了赵昊的夸赞,齐景云声音中透着雀跃道。

    “怎么会是乱来呢?我看很有章法啊,”赵昊欣赏的望着眼前的景象,原先大红大绿的俗艳之感,水草丰盛的山野之气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山林雅致、水木明瑟、楼台掩映、近乎园林,极其符合文人审美格调的画卷了。

    “其实奴家也没什么章程,只是把这山水想成一幅画卷,按照画山水画‘丈山尺树、斗马寸人’之类的法诀,因地制宜、删繁就简,因其高而愈高之,竖阁磊峰于峻坡之上;因其卑而愈卑之,穿塘凿井于下湿之区,使亭台楼阁和谐入画而已。”

    “这还叫没章程……”赵昊嘴角抽动一下,心说齐总监也是老凡尔赛了。

    “走快点儿,本公子又不能吃了你。”想到这儿,他回头看一眼齐景云,不禁暗赞一声,真他娘的祸国殃民啊。

    虽然光靠美貌在秦淮河畔是闯不出名堂来的。但能当上花魁的,无一不是艳压群芳的人间绝色。

    齐景云这才跟上前来,暗道,是怕我吃了你才对吧。

    想到这儿,她不禁暗叹一声,察言观色可是她老本行的看家本领,自然能看出赵公子有贼心没贼胆,在刻意跟自己保持距离。

    要是她不知道江总裁和小县主,还有张大学士的千金的存在,齐景云是很乐于跟这位大明最招人的公子,玩一场猫捉老鼠的感情游戏的。齐景云有十成十的信心,能三招之内把他拿下。

    可自从马湘兰借着工作之便,点醒她一次后,齐景云就彻底摆正了位置,不敢勾引老板了。

    不然,马姐姐也不敢让两人单独相处啊……

    一道看不见、摸得着的铁幕,已经永远的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