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影视剧特种兵》正文卷 第0476章:神战:相煎必须急(7)
    郑英奇通过瞄准镜锁定着可疑的区域,只要发现动静,绝对能在第一时间开火。

    那个潜伏的狙击手会动吗?

    如果他不动,等待他的就是突击手压近,在三四百米的距离上,狙击手可比不过射击高手——成才当初锁定了袁朗,袁朗那转身一枪的水平,是夏天他们这群人的基本水平!

    所以,就现在情况来看,暗中的狙击手已经身处必败之局了。

    可事实会这样吗?

    郑英奇不这么认为,换作他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他绝对有三种以上的反制手段,那对方呢?

    会没有?

    不可能!

    这一场生存训练,不管是菜鸟还是猎杀者这样的老鸟,又怎么可能有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烟雾骤然出现在了瞄准镜内,眨眼间就变成了一道厚厚的烟雾墙。

    但郑英奇不为所动,依然监控着自己眼中最可疑的两块区域——烟雾出现,很想对方借此撤退的掩护,但郑英奇更相信这是对方故意释放迷惑自己的障眼法,对方真正的目的,不是撤退,而是趁机杀伤一人。

    他反而因为烟雾的出现,更确定对方就隐匿在自己怀疑的两块区域中。

    “不要上当……保持警惕,继续前压……”郑英奇轻声呢喃,在没有通讯设备的情况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自己的战友,相信他们会有精准的判断,而不是被区区一道烟雾迷惑。

    夏天他们三个没让郑英奇失望,这一道烟雾并没有让他们放松,他们依然借助各种掩体不断交替掩护着前压。

    “我讨厌老鸟!”

    暗中的狙击手看到依然警惕的突击组,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这些老鸟各种各样的花招见的太多了,想要忽悠上当可不容易,虽然他早有准备,但该骂的还得骂。

    他又拉动了一根绳索,又一块区域的烟雾开始喷吐起来,烟雾墙形成的瞬间,他拖动了另一根绳索。

    砰

    一声枪响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突兀的炸响。

    郑英奇的瞄准镜中,突兀闪烁的枪焰异常的耀眼,他在第一时间就将枪口挪动,对准了枪焰闪烁的地方,但在扣下扳机的刹那,他生生止住了扣下的动作。

    有诈!

    因为枪焰闪烁的区域,并不在他锁定的两块可疑区域中。

    直觉告诉他,一个高手,不应该这么轻易的开火,不应该选择那种不利的地形作为自己的藏身处。

    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甚至不到一秒他就有了决定。

    他飞快的拿下头盔放置在枪械跟前,又将背包搁在跟前——遥遥看去,这就是个潜伏起来的人影。

    在花了不到两秒钟完成这些动作后,他对着枪焰闪烁过的地方扣下了扳机。

    在扣下扳机的瞬间,郑英奇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躲到了掩体的后面。

    完成这一切后,他心里默数起来:

    1、2……

    还没数到三,一颗子弹就穿过了他的头盔。

    一秒多后,枪声传来。

    “目标果然是我……”郑英奇看着出现了一个弹孔的战术头盔,露出了一抹冷笑,只是……现在,你完蛋了!

    远处,狙击手自信的退入了烟雾当中。

    第二枚烟雾,就是在他藏身的地方激发的,而那声枪响就是个陷阱——枪支被固定在地上,他拉动绳子后,会击发枪支内的最后一颗子弹。

    而他真正的目标,就是郑英奇,他眼中隐藏起来的狙击手。

    狙击手将埋设起来的烟雾弹一齐激发,无数的烟雾从各个地方开始喷吐起来,这些烟雾成为了他最好的掩护,而他,可以随时出现在烟雾的任何角落,肆意的朝前压的突击小组开火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狙击手悄然出现在了一道烟雾幕墙的旁边,轻声念叨着这句诗的同时,慢慢瞄准了一个奸猾的身影。

    砰

    枪响

    但奸猾的身影却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做出了规避,喷吐而出的子弹落空,但这并没有超乎狙击手的预料,他飞快的拉动枪栓,再次锁定——躲子弹是个技术活,那种提前预知危险的感觉对狙击手很不公平,但有几个人能接连不断的躲避?

    真以为狙击手每枪都会被躲掉?

    就在狙击手再度瞄准扣下扳机的时候,他突然浑身颤栗——被人瞄准了!

    躲!

    狙击手本能的开始翻滚,他下意识的选择了往烟雾中滚去。

    可刚翻滚了两圈,一股巨大的力量就轰击在了他的头部。

    中弹了?

    狙击手愕然,他想控制身体,想要查看究竟是什么情况,但无比熟悉的感觉正在疯狂的吞没他的意识——这种死亡的感觉,他……

    太熟悉了。

    “又要死了?”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狙击手脑海中闪过这两句话,随即意识陷入了黑暗。

    正在做着规避动作的秦锋停下了规避的动作,搜索到了刁钻射击点的夏天和董亮慢慢收枪,董亮转身,朝后面伸出一个大拇指。

    “干得漂亮!”

    他和夏天衷心的朝后面的郑英奇喊出声来。

    郑英奇从掩体后面站了出来,举起开了一个破洞的战术头盔,在空中摇了几圈,像是炫耀,又像是在说:

    好悬。

    是好悬啊!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刚才那一刹那,他要不是多想了一下,现在就趴窝了,刚才那一枪,他要不是赌对方会往烟雾里滚而向右瞄准了,也打空了。

    多想了一层,现在站着的是他,坐下的则是对方——这就是高手过招!

    四人重新汇合后,秦锋笑吟吟的说:“刚才老董和老夏还觉得你中弹了,我非常肯定你没中招!想拿走你老郑的命,不来个五六七八个人,那是做梦,对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郑英奇笑纳了秦锋的这个马屁,大度的忘掉了之前被这家伙差点坑死的事,说道:“老秦,我看你刚才躲子弹的动作挺流畅,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你没有!”秦锋当即色变,肯定的表示。

    郑英奇冷笑,真以为我郑某人不记仇?

    他自顾自的说道:“我们可以布置个埋伏圈,让老秦做饵把人引过来,怎么样?现在已经第三天了,我们四个必须拿到足够的积分才行。”

    “郑爷,你饶了我吧,我这危险感应的能力,时灵时不灵,特不靠谱!”秦锋卖惨,但他的卖惨并没有效果,夏天和董亮毫不犹豫的附和了郑英奇的话,卖惨失败的秦锋,只能痛斥:

    “三个龟儿子!”

    老秦总是这么现实,既然铁定要当诱饵,那还不如先过过嘴瘾。

    郑英奇踹了这货一脚以示愤怒,笑闹过后一通后,四人商量下一步该往哪里。

    “野外不一定能逮到人,今天都是第三天了,我估摸着人数也不会有太多,”郑英奇看着地图,说道:“目前还有将近两百平方公里的区域,以剩下60人的数量计算,每三平方公里才能有一个人,这么大的区域,碰到一个人太难了。”

    “你们说,剩下的人会躲什么地方?”夏天提问。

    “城市或者村庄,我觉得躲城市里的人应该最多。”秦锋思索着回答:“毕竟对于活到前二,绝大多数人应该都没这个信心,那争猎杀积分的前三,就是多数人的选择。所以在城市中狩猎,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相比山地、平原、树林,城市的地理其实最复杂,一栋大楼里赛四五个人找个一两天很难吗?

    所以,躲在城市伺机猎杀,应该是绝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

    而地图上现在所剩下的城市只有三座,地图上分别标注为r城、p城、y城。

    董亮赞同秦锋的意见,说道:“对,城市内藏人很容易,猎杀失败后躲闪也有极大的空间,单对单的情况下,就连强攻都是奢谈,我们如果想要拿积分,最好去城市内狩猎。”

    夏天也表示赞同。

    见到三人都表了态,郑英奇不在犹豫,直接指着地图上的p城说道:“那我们就去这里,即便是刷圈,这个地方很可能多熬一天。”

    三人没有意见,商定后四人前往地图上标注了p城的小县城。

    ……

    四人的组队,是明目张胆钻了规则的空子——虽然猎杀者最喜欢这种组队的行径,因为这意味着找到了一个就能端掉一窝。

    但组队不是规则允许的,在不允许的情况下,组队有两个弊端。

    第一,通讯。

    腕表不支持他们进行通讯,组队只能靠默契。

    第二,积分。

    尽管规则拿组队没办法,但积分却将人限制的很死——就如郑英奇他们,从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拿下了三个击杀,两个菜鸟一个猎杀者,一共12个积分,但这12个积分却全都挂在郑英奇身上。

    两个菜鸟的击杀是郑英奇的,这能理解,可猎杀者的击杀积分也挂在郑英奇身上,这就……

    很不要脸了!

    但没办法,判定的规则是以最后击杀为标准,那个老鸟死的时候,恰恰是被郑英奇的最后一颗子弹送走的,积分自然挂在了他的头上——规则如此,运气如此,徒呼奈何?

    关键是……没有获得积分的三人并不知道。

    因为他们没有击杀,腕表上没显示积分,他们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

    郑英奇在之前开会的时候看到了,可他没好意思说,于是在趁夜进入了p城后,说好的让秦锋当饵的事,自然就被郑英奇主动接过来了——秦锋感动的眼泪哗哗的,赌咒发誓等回去了一定请老郑吃包五毛钱的辣条。

    郑英奇也感动的泪水哗哗,然后将布置诡雷的光荣任务交给了秦锋,自己则带着夏天和董亮,则开始了清场。

    所谓的清场,是将周围的几栋建筑搜查一通——他们要把这里设为战场,总不能不摸清这里的状况贸然设伏吧?

    万一到时候辛辛苦苦引过来一条上钩的小鱼,刚入战场就被藏在这里的渔翁给捡了便宜那可就血亏了!

    搜查、画结构图,忙活了小半夜才将周围的建筑摸清楚,然后将画出的图纸丢给秦锋让这贱人按图索骥的布置诡雷,三人趁机休息,在老秦忙活中他们三神清气爽的一觉睡到天亮。

    “郑爷,睡好了吧?睡好了就背图!背完图滚去开工!”

    忙活了一宿布置了无数诡雷的的秦锋将自己的布雷图丢给郑英奇后委屈的补觉,让神清气爽的三人默计布雷的位置——他将周围的九栋建筑变成了吞噬人的血腥雷场,真想把这三个不讲义气的坏怂丢进去体验什么叫雷场!

    三人没良心的哈笑,然后开始认真的默计布雷图——这玩意是真重要,要是记不牢把自己坑了,那就成天大的笑话了,就秦锋这为人?不嘲笑个八九十年的才有鬼呢!

    郑英奇记下了雷场的106处诡雷分布后,就出去当诱饵了。

    ……

    一个猎杀者在楼层内轻脚穿梭。

    他单手把玩着一把匕首,锋锐的匕首在他的手里不断“跳舞”,仿若一个黑色的幽灵,但谁又能想到,这把匕首在这座死寂的小县城中,已经收割了四个菜鸟的小命?

    “年轻人……总以为巷战是最诡谲莫测的……真是……天真!”

    猎杀者心里嘲弄着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菜鸟,慢慢的继续移动,他移动的速度不慢,但诡异的是他忽闪忽闪的步伐却始终没有声响传出,犹如鬼魅般。

    他走得不慢,很快就来到一间屋子的门前。

    门前尘土很厚,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但停在门前的猎杀者,却露出了一个冷冽的笑意——里面的菜鸟很专业,藏身这里的时候做了很专业的伪装,甚至连门口的尘土都做了专业的复原。

    完全能给予一个“专业”的评价了。

    但……

    “菜鸟……永远不知道老鸟有多强!”

    猎杀者心中自语,却没有选择破门而入,而是慢慢的走向了窗户,他用匕首辅助着自己开闯,动过手脚的窗户一丁点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他慢慢上了窗户,以堪比狸猫的速度突然发力、跳跃,然后撞开了隔壁的窗户,轰然撞入其中。

    在撞开窗户的刹那,他手中黑色的匕首如夺命的飞刀一般飙射而出,射向了对面窗户处暗中观察的人影。

    但下一秒,撞开了窗户还在凌空的猎杀者,却突然一脚踩在墙上借力,整个人向一边横飞。

    因为,猎杀者在匕首刺入了“人影”后就察觉到了不妥。

    砰砰砰

    枪响。

    一个持枪的身影从阳台的墙后跃出,对着猎杀者就开始了扫射——只是,猎杀者在他闪出之前就借力变了方向,在枪声中撞入了旁边卧室。

    “草!”开枪者咒骂一声,没有选择趁机扑上去,而是果断的转身、跳窗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