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 >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徐阶的头痛
    一般来说,东南酷热难当的六月,京城却是难得的好气候,算不上热,也算不上冷,颇为宜人。

    但今年的京城也好不到哪儿去,从西苑到翰林院,从六部到六科,从都察院到国子监,徐渭处处听到“今年正是见了鬼!”、“妖邪横行,天降酷暑!”之类的闲言杂语。

    回到随园,徐渭一口气喝干早就预备好的凉茶,拿过湿毛巾敷敷脸,才略微轻松一点。

    一旁的陈有年笑道:“妖邪横行,随伺君侧……怕不是指文长?”

    徐渭两眼一翻,“其实去年也差不多!”

    “倒是当年听展才提起过,往后些年份,只怕气候突变,大热大寒皆常事。”孙鑨慢悠悠的说。

    “他还懂得星象占卜,识人相面呢!”徐渭冷笑道:“妖邪随伺君侧……明显就是指他钱展才。”

    众人大笑,孙铤一边吃着钱家送上京的桃子,一边嘀咕道:“应该是对严分宜的吧?”

    “也不知道是谁折腾出来的?”陈有年试探朝北侧努努嘴,那个方向是徐阶的府邸。

    徐渭稍一迟疑只摇头不语,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传出这等没什么实际用处的闲言,倒不像徐华亭的手笔。

    孙鑨轻笑摇头道:“不会是华亭,如今他正头疼着呢!”

    众人脸上纷纷露出诡异的笑容,点头称是。

    随园如今人也不少了,除了最早那批人之外,也多有新人,但常驻随园的还是那些人,除了住在随园的徐渭之外,孙鑨、孙铤、陈有年、吴兑来的最为频繁。

    诸大绶孝期未过,陶大临重录《永乐大典》忙的不可开交,回京入都察院的杨铨、六科的冼烔来的次数略微少些。

    这其中,最为徐渭重视……或者说最为钱渊重视的是三个人。

    熟知兵法、沉毅好谋,历史上曾经担任宣大总督,官至兵部尚书的吴兑。

    勇于任事,外怯内勇,等待时机的陶大临。

    还有个就是在历史中留下名声,但却没有太多功绩描述的孙鑨。

    早在两年前,钱渊就敏锐的发现,孙鑨少语,却往往能一发命中,这个人有着很高的政治智慧,又因为父亲孙升常年在吏部任职,对人际关系最为精通,实在是一大臂助。

    孙鑨的确没有猜错,所谓的妖邪随伺君侧指的就是钱渊,但撒播流言的的确不是徐阶,而是严世蕃。

    虽然没有通过气,但徐渭隐隐猜得到,这应该是自己和严世蕃交易的一部分。

    而徐阶如今的确没这个心思,不说这等流言对严党屁用都没有,他老人家如今头疼的紧。

    自嘉靖三十五年徐海二度入侵东南?沿海多有府洲遭倭患?不少致仕官员为护乡梓?招募乡勇抗击倭寇。

    嘉靖三十六年上虞大捷,徐海身死,汪直来降?倭寇北上南下?侵入福建、江北,当地官军不能制,乡勇在短时间内成为抗击倭寇的主力军。

    而在这其中,有两个名字冉冉生辉。

    一个是嘉靖三十五年上书请辞的国子监祭酒沈坤?他在淮安变卖家产,招募乡勇两千人?日夜巡逻,多有战功。

    嘉靖三十六年十一月,三千倭寇犯吴淞被董邦政击溃?千余倭寇流窜至淮安,城西,沈坤率两千乡勇对战,死死缠住对方,等到胡宗宪亲自率军来援,几近全歼残寇。

    另一个是嘉靖三十五年罢官归乡的礼部尚书李默,倭寇入闽烧杀抢掠,攻入建宁府,福建都指挥使、建宁知府弃城而逃,李默挺身而出,招募乡勇,散尽家财,力拒倭寇。

    就在昨日,闭关潜修的嘉靖帝出关后,突然下旨褒奖李默、沈坤,并赐墨宝,今日已有官员试探举荐沈坤复起,内阁将奏折送上去,嘉靖帝留中不发。

    徐阶不在乎沈坤,但很在乎李默。

    他不得不考虑到最坏的结果,如果李默起复,怎么办?

    类似的事在嘉靖一朝曾经发生过很多次,即使是李默本人也发生过不止一次,早在嘉靖二十九年李默就是吏部尚书,结果被严嵩一本劾倒,罢官归乡,但短短两年后被嘉靖帝起复重任天官。

    严嵩实在老的不能看了,哪一天嗝屁了……陛下会不会让李默起复,重任天官甚至直接提拔入阁来制衡我?

    这个念头在徐阶脑海中不停打转。

    论资历,论官位,论势力,李默比徐阶差的并不多。

    夕阳已经落下,书房里只点了一盏油灯,徐阶的脸庞在昏暗的光线中若隐若现,长久的沉默后忍不住长吁短叹。

    徐阶忍不住在心里埋怨,当年不能杀聂豹,这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应该的,但为何不杀了李默……这个埋怨,是针对严世蕃的。

    同样在狱中,你能杀了杨继盛,为何不能杀了李默?!

    毕竟李默被罢官那一年已经六十一了,徐阶也不以为意,杀了李默……只怕要和陆炳闹翻。

    但没想到,李默这条咸鱼还真的可能翻身!

    一想到那些破事,向来面无表情的徐阶也忍不住愁眉苦脸,李默那性子……一旦回朝,说不定把天都要捅破!

    最关键的是,为了弄倒李默,当年徐阶和严嵩联手……当时李默没反应过来,但现在就未必了,至少他的学生陆炳是心知肚明的。

    而且,就在今年,徐阶还收了个门人,嘉靖三十五年进士林润,选入六科为给事中,后被严党撵出京,但因政绩出色被徐阶选中,刚刚回京入都察院为御史,很受徐阶看重。

    当年李默翻车,起源就在于沈坤杀人案被揭,之后围绕着国子监祭酒这个位置,李默被徐阶、严嵩联手打翻在地。

    而上书弹劾沈坤的就是林润。

    虽然知道自己眼前的目标是严嵩,是严世蕃……或者是远在东南的胡宗宪,但徐阶还是忍不住去想那些。

    没办法,李默此人勇于任事,敢说敢做,目无余子,性情高傲,怼上谁都不怕,在朝中官员心目中的评价远高于徐阶,而且中进士比徐阶早,资历也比徐阶深。

    徐阶心里有数,一旦李默翻身,等严嵩致仕后,自己很多很多计划……只怕都要进行大幅度修改。

    高拱本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再加上个李默……徐阶揉了揉眉心,如潮水般的疲惫涌上心头。

    再等等吧,再看看吧……徐阶在心里如此想,严嵩再能挺也挺不到后年了,八十岁的首辅,换算下,可能只有宋末的蔡元长可堪比拟了。

    “咚咚。”

    敲门声响起,管家在外间禀告道:“老爷,浙江来信。”

    “进来。”徐阶打点精神,也不知道赵贞吉在浙江能不能抓得住胡宗宪的把柄。

    拆开信迅速浏览一遍,徐阶浑身上下的疲惫不翼而飞,目光灼灼的盯着信纸,半响后低声道:“去唤叔大来。”

    顿了顿,徐阶补充道:“叫上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