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库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这个位面之子有点强 > 正文 第六章 白晓表示暗杀有点low了
    色雷斯遗迹。

    白晓缓缓打开宝箱,没有刺目的光,也没有先前打开宝箱时那种从虚幻到逐渐凝实的感觉。

    入目即是一个护臂,金丝银镂,潜着暗暗的血腥,中间镌刻着一只玄武。

    【获得了玄武护臂】

    ?玄武护臂(稀有)?

    类别:护臂

    装备效果:体力+5

    力量+5

    特殊效果:铁衣:增加生命值500

    耐久度:50/50

    装备效果:玄武(主动):召唤出玄武之铠环绕于身,防御力增加100%,受到攻击有5%的概率反震敌人,造成200+力量属性×10的伤害。持续时间10分钟,无冷却,每次使用减少两点耐久度。

    评分:50(绿色11~50,50评分的装备会标注稀有,并附带特殊效果)

    查阅过属性之后,白晓用舔了舔上唇,眼露精芒。有了这个装备以后,兴许自己可以直接打穿整个卡普亚角斗场。

    依据白晓的推算,单单是提供的力量属性,就足以让他直接打穿整个卡普亚,当然,前提是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如他所想。

    白晓张开护臂,将它套在了左手,一股奇特的能量在瞬间涌进他的全身,自己的生命力也噌的一下暴涨为原来的两倍不止,具体表现在,溢出的生命力让他有点想做出以头呛墙等一系列自虐的行为。

    现在的白晓,或许一拳可碎石。

    白晓晃了晃脑袋,突如其来的增幅让他有些飘飘然,在发觉到这一点之后,白晓当即就一咬牙尖,让阵痛刺激自己的大脑。

    俗话说:天要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当时的色雷斯王,在坐拥整套玄武之铠的情况下,依旧引恨而亡。

    此刻的白晓有了一个部件就产生了天下无敌的错觉,险些犯下大讳。

    但是这个力量的增幅证明了一点,浮光岛确实拥有使人变强的手段,确认了这点的白晓点了点头,或许,浮光岛还有其他,不需要装备即可让人变强的手段。

    白晓深吸了口气,调起了浮光岛刚才被他忽略掉的提示。

    “领取任务奖励。”

    话音刚落,只听见颅内响起“”滴“”的一声,面前就出现了一群淡蓝色的光团,逐渐汇聚,凝实,变成了圆盘状的金属物体,中间嵌着一个反光晶体。

    白晓打量一番后,将圆盘平放在手掌,拇指按压其侧面的一个按钮。

    一个全息地图便投放在白晓面前。

    “全息技术?”白晓略微讶异了一下,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完全】全息技术,即:不通过任何介质显像。

    要知道,以他此前地球的科技,至少需要喷洒有色稀有气体作为介质才能做到显像,而且分辨率也不高,是仿照了海市蜃楼的原理所制,他以前出任务时倒是用过不少。

    白晓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地图。

    天圆地方的设定,地倾东南,北方横贯一条雪原,宽一百千米,长一千二百千米,北面四散着几个野蛮人部族,雪山之南即是罗马,罗马的都城在偏南位置。倒是与自己的世界有不小的差异。

    按照原定计划,白晓本应该跟随押解斯巴达克斯的那队人马前往罗马都城,再在昆图斯接受邀请前往参与“斯巴达克斯处决会”的路上时进行刺杀,现在看来,倒是有些不切实际。

    眼下看来,直接前往打穿卡普亚角斗场,是最好的选择,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我在这里鸭!”白晓瞥了一眼全息地图上,自己的3d卡通建模,上面双手举牌写着“我在这里鸭。”就把它关了起来。

    “这倒是有点像她的作风啊。”

    她是他影殿修行的最后一关,而这一关,也是整个影殿修行的经历之中,唯一让白晓感到不适的一关,他的师父跟他说过,从他的刀拒绝划过她的脖颈的那时候起,他的刀,就钝了。

    正当白晓沉迷在自己的遐想中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石板闭合的“咔吱”声音。

    “嘭!”,石板与地面互相碰撞的声音与白晓以脚踏地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只见白晓身形如电,带过一阵阵风,摇曳了通道两旁的火把。

    当白晓的视线达至楼梯顶端时,入口处的石板已然盖上,但白晓脚下力度丝毫不减,反而再度增加了踩地的频率,身速又是一个突增。

    自打他带上了护臂的那时候起,身上澎湃起的力量感就告诉他,他的一拳,可以碎石。

    所以当到达最顶端时,他是丝毫没有犹豫,直接紧握右拳,右脚踏地,借由身体的动能与拳头上蕴含的力道一拳径直轰出。

    “哐!”

    一声炸裂,碎石四起。

    废墟的雪地里迸出了一朵狂烈的花朵。一个身影随后鱼跃而出,轻轻落地。

    白晓紧握着自己的拳头,这种力量,这种变强的快感,让他感到了沉醉。

    他瞥了一眼入口旁的人影,一个倒在地上用手支撑着不停后退的女人。白晓只是看了一眼,便了解了她盖上石板后为何没有走远的原因。

    她似乎是不放心石板的重量,还想推动着白晓留下来备用的圆石去压住石板。若是她利用这点时间,或者干脆一开始就直接骑着白晓的马离开,等马鸣声传到白晓那里时,早已跑出白晓的追击范围。

    支撑着女人后退的手可是不住的颤抖,方才白晓制造出来的景象实在太过骇人,狠狠地击碎了她的心理承受底线和反抗欲。

    “孩...孩子...我....我都是...为了我的孩子...而已。”那女人口齿不清的吐露出一些音节,身体则开始连滚带爬的挪向一处废墟。

    白晓不急不缓地跟在她后面,只见那女人抑不住颤抖的手从一处废墟里拉出了一个小孩。

    性别男,兽皮衣,双颊内陷,但总体来看还算壮硕,看来是这几日遭受了什么变故。

    “尊敬的巴纽伊大人,我以后再也不敢逃了。”女人开始不住的磕头。

    巴纽伊,雪山北部的一个野人部族,这个女子应该是从那里逃亡至此。

    但白晓没有理会她的话语,还是选择一步步的逼近,这也许是一个克制自己心魔的机会,也许这一刀斩下去,会如师父所说,从此让自己的刀无往不入。

    女人看着继续迈步的白晓,颤抖着尖叫了一声,当即一把将男孩推到白晓脚前,自己转身就向着白晓拴马的地方跑去。

    这个世界的孩子,这么不值钱吗?他喃喃了一句。

    看了一眼倒在自己脚下的小男孩,白晓从储存空间唤出了重刀,高高举起,悬而未落,叹了口气,就将斯巴达克斯的裤衩盖在小男孩头上,自己则迈步跨过,果然还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白晓在心里自嘲了一句。

    一个箭步弹出,在雪地留下了一个深陷的坑印。白晓转瞬间便来到了女人面前,女人连忙把手放到衣摆,似乎要做出掀衣服求饶的举动,可惜,刀起,头颅起。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女人还未从恐惧中回过味来,就发现了自己身前多了一具无头身体,多么陌生而熟悉啊?熟悉的就跟是自己的一样.......

    白晓用脚把女子的尸体和头颅踩进了雪地里,让大雪将之掩盖。白晓重新的走到了小男孩面前,伫立许久。

    一声叹息,一句“终究达不到师父所说的利落。”,便一人一马,扬长而去。

    只留下小男孩一人,一动不动,头上盖着斯巴达克斯的裤衩,和白晓所有的干粮。

    也许是因为自己不会再回来,回来也不可能受到小男孩的威胁,自己才不会动刀吧。白晓这样安慰着自己。

    一切对他有所威胁的,他都要毫不犹豫,女人,孩子,无一例外。

    下次,自己定会拔刀。怀着这样的念头,白晓一路南行,直奔卡普亚角斗士训练场。